• <bdo id="0iek0"><tr id="0iek0"></tr></bdo>
  • 產品相關信息 Relevant Information

    達立通顆粒:保護我們的“第二大腦”

    發布時間:2021-07-02 08:35:14 | 來源:【藥物研發團隊 2021年7月1日】
    分享至:0

    我們的大腦是由成百上千億的神經元組成,這些神經元不斷來回傳輸信號,告訴我們要做什么、想什么以及如何感覺。但實際上,我們的體內還有個“第二大腦”,大多數人卻并不知道它的存在。

    人們在很早以前就已經意識到了胃腸道對于健康的重要性,如古代中醫學中提出“腎為先天之本,脾胃為后天之本”。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也曾說過:“所有疾病,始于胃腸”。由此可見,胃腸道在維護人類生命健康的重要性。

    人們在長期與疾病的斗爭中發現,胃腸道是我們身體中唯一不受大腦控制、能獨立工作的臟器。即使是在“腦死亡”的情況下,只要有呼吸和循環系統維持,胃腸道依然可以正常運作,進行正常的營養吸收和排泄。正是由于人類胃腸道具有脫離大腦控制的、神奇的“獨立性”,所以,人們將胃腸道稱之為人體的“第二大腦”,也有人將其稱為“腹腦”。

     

    一、人體“第二大腦”

    傳統觀點認為,在人體器官和組織中只有神經末梢和突觸,神經細胞核都在大腦和脊髓里面?,F在看來不是這樣的。腸道里面有差不多5億個神經元,相當于大腦里面神經元數目的0.5%,比脊髓里面的神經元多5倍。另外,腸道可以自己做決定,不需要經過大腦和中樞神經系統。只有腸道有這樣的權限,人體其他器官都沒有??茖W家做過試驗,切斷通向腸道的迷走神經,腸道依然可以對外界刺激做出反應。

    胃腸道之所以被稱為人體的“第二大腦”,是因為胃腸道具有下意識的“自主神經”的功能存在。人體內的自主神經依據功能不同,可以分為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兩種:交感神經是在人緊張和興奮狀態下所呈現出來的優先活動;而副交感神經是在人們放松的時候會相對活躍,交感神經處于優先的時候(比如感到害怕的時候),人體會出現瞳孔散大,心跳加快,皮膚及內臟血管收縮,冠狀動脈擴張,血壓上升,小支氣管舒張,胃腸蠕動減弱,膀胱壁肌肉松弛,唾液分泌減少,汗腺分泌汗液、立毛肌收縮等。副交感神經處于優先狀態時,如人吃完午飯之后會自覺犯困,這是身體在促進消化的過程中,自主神經系統的副交感神經處于優先狀態的緣故。副交感神經興奮的表現是瞳孔縮小、心跳減慢,血壓降低,支氣管縮小、消化腺分泌增加、生殖血管擴張、膀胱收縮等反應。由此可見,胃腸道具有不受大腦支配的超強自主性,即使在腦死亡的情況下,胃腸道仍可以自主完成消化、吸收、排泄功能,是名符其實的人體“第二大腦”。

    據國際著名學術期刊《Science》網站的學術報告解釋,我們的大腦主要通過迷走神經向身體其它部分如聲帶、心臟、肺和消化系統發射信號。胃腸神經系統是一個大型神經網絡,它控制著整個消化系統。事實上,腸神經系統中80%至90%的神經纖維都聯結著腸道與大腦。當迷走神經切斷后,消化系統甚至完全不需要大腦就能運轉。換句話說:消化系統就是我們的“第二個大腦”。

     

    二、“第二大腦”的基因:腸道菌群

    自然界中遍布形形色色的細菌,同時也存在于人體的每一個角落。自人類誕生的那一刻起,它們就與人類組成了一個不離不棄、平衡而和諧的生態系統,與人體進行著深度融合。人體腸道內寄生著10萬億個細菌,它們能影響體重和消化能力、抵御感染和自體免疫疾病的患病風險,還能控制人體對治療藥物的反應。它們從腸道出發,與眾多的組織、器官進行有益的對話,正是由于它們在腸道和肝臟之間,腸道與肝臟之間,腸道和大腦之間,腸道和肺臟、骨骼、血液系統等組織器官之間進行的不間歇的對話交流、溝通協調,人體才得以平衡而健康。

    2010年,《Nature》和《Science》雜志發表了研究腸道菌群的報道,此后,消化系統內的腸道菌群被稱為“人類第二基因組”,它不僅與胃腸功能障礙和代謝相關,亦與腫瘤甚至精神神經系統疾病相關。

    正常腸道菌群處于相對穩定的動態變化中,但受環境因素影響,腸道菌群結構會發生急劇變化。營養攝入、減重手術、應用抗生素以及糞菌移植等都會引發腸道菌群結構的急劇改變。引起腸道菌群急劇變化的外界因素持續存在,會造成腸道菌群結構紊亂。

    腸道菌群結構紊亂可引發多種疾病,包括炎癥性腸病、腸易激綜合征、腫瘤、哮喘、高血壓、糖尿病、精神和行為異常、胃潰瘍、非酒精性脂肪肝、肥胖及代謝綜合征等。研究表明,腸道菌群還與情緒和思維及營養不良相關,腸道細菌會控制我們的飲食偏好和行為以確保自己的生存,擁有健康多樣化的腸道微生物的人,更不容易抑郁和焦慮。2016年,發表在《Science》的兩項新研究揭示了營養不良是如何影響腸道微生物群的,并確認了某些特定種類的微生物能夠抵消營養不良的負面影響。這些發現對全球數百萬營養不良兒童具有重要意義,因為營養不良除了其它不良反應外還會致使他們生長停滯。

    腸道菌群的這些效應也出現在早期的人類研究方面,因此許多科學家相信,腸道微生物的主要作為是改善社交行為,保證物種的生存繁衍。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的第二大腦甚至比我們的邏輯思維影響力更大。

     

    三、腦腸菌軸

    -腸軸的概念起源于胃腸道的內分泌學領域和消化性的激素調節發現。從那時起,腦-腸軸已被證實可以維持胃腸功能、食欲、體重調節等幾個系統的動態平衡。傳統的腦-腸軸概念不能完全概括胃腸道健康維持或病理作用機制。最早發現腸道微生物對大腦功能起作用的是瀉藥和口服抗生素對肝性腦病患者的有益作用。腸道微生物作為腦-腸軸中一個相對較新的參與者,考慮其作為該系統中重要的調節器之一是合乎邏輯的。

    胃腸道腺體、免疫細胞在以上神經調節作用下分泌胃腸激素、細胞因子,改變腸道環境,致使腸道菌群組成及功能發生變化。腸道菌群的變化反過來可通過神經途徑(神經遞質)、免疫途徑(細胞因子)和神經內分泌途徑(激素)等多種方式影響神經系統和胃腸功能的改變,所以腸道菌群與傳統的腦-腸軸發生復雜的交互調控關系,即產生“腦腸菌軸”(BGMA)概念。腦腸菌軸由腦-腸軸、相關內分泌和免疫系統、腸道菌群構成,各成分相互作用,構成復雜的反饋性網絡,整合與協同胃腸道生理功能與病理過程。

    正常菌群保護機體免受有害微生物的滲透,在腸壁完整性、先天免疫、胰島素敏感性、新陳代謝等方面有許多功能,而且它與大腦功能也有交互作用。人們已經認識到腸道微生物群對大腦有直接影響,大腦也會影響微生物群。這個雙向的腦-腸軸由微生物群、免疫系統和神經內分泌系統以及自主神經系統和中樞神經系統組成。腸道是人體內神經元數量最多的部位,僅次于大腦,因此也將其稱為腸腦或腹腦。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腸道菌群通過腦-腸軸與大腦進行溝通已經變得很清楚。

     

    四、腦-腸菌軸之間的信號傳導及相互作用

    腸道微菌群通過神經、免疫和內分泌途徑與中樞神經系統溝通交流,從而影響大腦功能和行為。無菌動物模型、病原體感染、益生菌干預或抗生素處理的動物研究表明,腸道菌群在調節焦慮、情緒、認知和疼痛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因此,調節腸道菌群已經成為預防和治療錯綜復雜的中樞神經系統疾病的新興策略,而且表現出巨大的潛力。

    大腦和腸道之間有三個主要的溝通渠道:神經系統、免疫系統和內分泌系統。循環系統和淋巴系統也起輔助作用。每個系統的溝通交流方式各不相同,它們都擁有自己獨特信號傳導途徑和獨特的傳導介質;但互相之間也需要相互協調,因此它們也擁有一些共同的信號分子。

    為了使腸腦與大腦之間的信號傳導保持順暢,神經系統、免疫和內分泌系統系統三個主要的溝通交流系統擁有各自的主要任務以及不同的信號傳導途徑和不同的信號傳導介質。

    大多數時候,我們的身體可以很輕松地保持體內平衡,但有時候我們可能會失去平衡。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們的大腦會收到警報,我們會感到一絲絲的焦慮。如果這個過程持續很長時間,就可能表現為抑郁癥。如果我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就很難解決它。

    我們的腸道菌群也在努力維持穩態,它們努力的維持穩定的核心菌群組成,當菌群穩態達到最佳狀態時,很難被改變。我們的飲食會鼓勵不同類型的細菌的生長,但是在兩餐之間,我們的核心菌群會重新出現。長期不良飲食或者短期大量使用抗生素都會導致菌群穩態的破壞。腸道微生物還可以通過循環系統、短鏈脂肪酸等其它方式與我們的大腦交流溝通,每一種方式也都代表著一個進行情緒調節的機會。心理和精神因素也會影響腸道菌群的穩態和平衡。

    有充分的證據證明,腸道菌群在控制情緒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它更像是一個真正的器官,是防御不斷進化的入侵病原體的堡壘,而不是一團簡單的細菌集合。想要保持好心情,必須擁有一個健康的腸道菌群。腸道菌群與我們的身心健康密切相關,保持腸道菌群的穩態,可以讓我們更健康,更快樂。

     

    五、腦腸菌軸與消化系統疾病

    消化系統從口腔延續到肛門,負責攝入食物、將食物粉碎成為營養素、吸收營養素進入血液,以及將食物的未消化部分排出體外。消化道包括口腔、咽、食管、胃、小腸、大腸、直腸和肛門,還包括一些位于消化道外的器官:胰腺、肝臟和膽囊。腸道菌群主要位于下消化道結腸及直腸中,因此腸道菌群與消化道的關系最為密切,幾乎所有的消化道疾病均與腸道菌群有著相關的聯系,其中炎癥性腸?。?/span>IBD)、腸易激綜合征(IBS)、功能性消化不良(FD)、結直腸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AFLD)、肝硬化、腦性肝病、胰腺疾病與腸道菌群的關系研究尤為火熱。

     

    六、達立通顆粒:保護我們的“第二大腦”

    近年來,現代醫學對于腦腸菌軸的研究日益豐富,認為腦腸菌軸是將胃腸道和腦聯系起來的雙向信號調節系統,腦通過神經系統、自主神經系統,同時聯合腸神經系統(第二大腦)共同發揮對腸道系統的調節功能,而腸道通過通過神經內分泌系統、免疫系統等途徑將信息上傳于大腦,二者相互為用,彼此存在緊密的聯系,共同構成人體腦腸菌軸的兩極,在人體生理病理機制中均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醫文化源遠流長,豐富多彩,中醫理論中雖未明確提出腦腸菌軸這一概念,但在眾多理論及臨床實踐中已經存在對于腦腸菌軸的描述及臨床應用。中醫強調整體觀念,以藏象理論為核心,中醫對于腦和腸的概念認識遠超于現代醫學單純器官層面的腦與腸的認識。

    在中醫理論中,胃腸疾病一般多歸于“胃脘痛"“痞滿證”范疇,數千年來的臨床實踐表明,中醫藥辨證施治治療胃腸疾病具有獨特的治療作用和防治療效,同時還能減輕甚至消除西藥毒副反應的發生。中藥可使過度抑制或者亢進的胃腸功能恢復至正常狀態,調節胃腸功能的同時,也對整個機體的其他臟腑功能起到良好的調節作用。其多以口服的形式進入體內直接作用于胃腸道,并通過腦腸菌軸進行對機體的調節,在小腸內與腸道菌群相互作用,腸道菌群參與中藥有效成分的吸收、代謝和轉化,對胃腸疾病等的治療具有積極的臨床意義。

    達立通顆粒是由柴胡、枳實、木香、陳皮、清半夏、蒲公英、焦山楂、焦檳榔、雞矢藤、黨參、延胡索、六神曲(炒)十二中藥材經水提醇沉工藝提取制成的無蔗糖型中藥復方制劑,具有清熱解郁,和胃降逆,通利消滯的作用,用于肝胃郁熱所致痞滿癥,癥見胃脘脹滿、噯氣、納差、胃中灼熱、嘈雜泛酸、脘腹疼痛、口干口苦;運動障礙型功能性消化不良見上述癥狀者。

    達立通顆粒連續獲得《功能性消化不良中醫診療專家共識意見》《胃脘痛中醫診療專家共識意見》《慢性胃炎中醫診療專家共識意見》《胃食管反流病中醫診療專家共識意見》《功能性消化不良中西醫結合診療共識意見》《胃食管反流病中西醫結合診療共識意見》《慢性萎縮性胃炎中西醫結合診療共識意見》《西醫合理使用中成藥治療功能性消化不良臨床指南》和《中成藥治療慢性胃炎臨床應用指南(2020年版)推薦,用于胃腸疾病的治療安全有效,為保護我們的“第二大腦”發揮著重要作用。

     

    本文綜合整理自南昌弘益藥物研發團隊,歡迎轉發,禁止轉載,轉載授權請聯系0791-88161315。

     










    版權所有© 南昌弘益科技有限公司 網站技術支持:云端科技

    贛ICP備15005709號-1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贛)-非經營性-2017-0007

    友情鏈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科技部網站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中心 江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中國生物技術發展中心


    贛公網安備 36010902000143號

    色欲综合视频天天天,5678电影网午夜理论片,国产毛片农村妇女系列bd版,国产午夜AV秒播在线观看
  • <bdo id="0iek0"><tr id="0iek0"></tr></bdo>